88tkcom马经图库一

我的灵界男友

发布日期:2019-09-17 17:37   来源:未知   阅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我的灵界男友》是由优酷土豆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智传影视传媒有限公司2014年联合出品的网络剧,由刘以豪张睿家陈匡怡李梦颖等主演。

  该剧讲述鬼魂淩宏沛、宅男王书海与校花韩思宜之间的三角恋故事,是一部融灵异、爱情、偶像为一体的青春轻喜剧。

  凌宏沛是大学里的风云男神,然而却在毕业前夕,因送一只手表给女友不幸遭遇车祸。校花韩思宜在得知男友被撞后,活泼开朗的性格从此大反转,六年如一日始终将手表带在身边。终于,在好友的劝说下,韩思宜将早已坏掉的手表拿给屌丝宅男王书海修理,不曾想手表修好后凌宏沛的鬼魂竟然出现。一个想要继续照顾女友,一个为了追求校花思宜,男神宏沛和屌丝书海从此开始了24小时形影不离的生活,而在热闹的三角恋中,宏沛车祸的线]

  学校风云人物凌宏沛车祸身亡,女友韩思宜被凌母认定是害死儿子的罪魁祸首,思宜自责,心怀愧疚,手戴凌宏沛车祸当下送她的表,孤独渡过六年时光,直到思宜的死党戴正男看不过去,将毁损的手表交给机械天才王书海修理。孰料手表修好,书海试戴,竟从表里冒出一名鬼魂,把书海吓得半死,而这只鬼就是六年前死去的凌宏沛。

  凌宏沛惊慌自己已死了六年,对于生前的记忆相当模糊,第一时间想起的是女友韩思宜,王书海确认凌宏沛对自己无害便对宏沛相当不客气,不仅不同情宏沛,还拒绝帮忙宏沛找寻女友及家人,宏沛无奈。由于只有在书海戴上手表的时候,自己才能现身。为避免书海摘表,宏沛不得不讨好书海,对他死缠烂打,莫名其妙展开一段「人鬼殊途」的特殊情谊…

  正男向书海追修表进度,书海告知宏沛自己必须将表回去。还表之前,书海决定成全宏沛一个愿望,带宏沛去他想起的第一个地方,也就是与韩思宜初识之地,未料竟然在那里见到了思宜?!

  宏沛与思宜阴错阳差没有见上一面,宏沛想起自己没有遵守生前与思宜永远陪伴对方身边的约定而沮丧。书海为纾解宏沛的心情带他去球场走走,书海毫无运动神经乱打,未料,原本碰不到任何东西的宏沛突然可以碰到篮球并用球把书海打得鼻青脸肿,两人傻眼。书海测验宏沛,发现宏沛确实能触碰实物,但只有一秒,宏沛开心之余疲惫地睡着,书海觉得宏沛单纯,亦隐约发现宏沛无法过度使用能力。

  正男得知书海把表修好,兴奋得不得了,书海如实告知宏沛必须归还表,宏沛情急之下与书海吵架,书海怒摘表,将表归还正男。书海因几天熬夜体力不支偶然撞上早已心仪许久的女神思宜。第一时间书海觉得自己丢人,飞也似的逃跑,思宜认为书海对自己反感,为感谢书海修好表,请正男约书海吃饭,并拜托正男先别告诉书海自己的真实身份。书海并不知道思宜就是手表的主人,只听闻正男要介绍仙女给自己认识,开心得不得了,但因为自己实在太宅了,找不到方法变帅十分苦恼,最终书海又把宏沛叫了出来,这才知道原来机械天才王书海早就把手表调包。

  宏沛一出现又跟书海吵嘴,书海低头,满脑子只希望宏沛能帮助自己体面见女神,甚至不惜要宏沛附自己的身,令宏沛无言以对,最终仍答应书海死皮赖脸的请求。宏沛艰辛改造书海直到联谊当天,书海因为太害怕又拜托宏沛陪自己一起见仙女。此时,坐在店内的思宜、正男已经等候着两人的到来。

  宏沛陪书海来见仙女,书海震惊思宜竟是手表的主人!而宏沛则是见到了最思念的最爱的女人,忍不住崩溃痛哭,书海见状,无地自容地夺门而出,正男追了出去。思宜独坐,想起了宏沛,却不知道宏沛就坐在自己的眼前…书海得知原来自己的女神思宜就是宏沛生前的女朋友,十分震惊,神龙警告书海会惹祸上身,认为宏沛会对书海不利,书海因恐惧又再次摘掉手表。正男大骂书海没风度,书海只能不断道歉,同时意外得知了宏沛过去的人生、还有如何死去,越听越同情宏沛的遭遇,对宏沛充满愧疚,于是,当书海听见正男说想把总经理向健豪跟思宜凑成一对,勃然大怒,替宏沛抱不平。书海把宏沛再次叫出来,向宏沛慎重道歉,保证自己再也不会轻易摘表,两人友谊更进一步。同一时间,神龙待的大学解谜社开始研究起当年学长冤魂不散的传说。

  对经营公司没有兴趣的向健豪却为了思宜接下总经理一职,并且对思宜展开不寻常的讨好,引来同事异样眼光,更令副总钟丽莓对思宜不满意,令思宜举步维艰。一日,思宜生病硬撑,宏沛得知后急着要书海帮忙,书海怕自己成了跟踪狂,最终不顾正男的质疑,硬找她来帮忙,一开门,高烧的思宜倒入书海怀中。

  思宜生病晕倒,书海和正南将她送进医院。宏沛见书海能亲自照顾思宜,自己却不能,心里感慨,而书海则是见宏沛静默待在思宜身边,替他感慨。翌日同事来带花探病,思宜见书海不擅交际,特意拜托书海整理花束,孰料,书海抱着花束进了厕所开始喷嚏打个不停,众人诧异,宏沛穿墙而入探视书海,却意外的附上了书海的身?!

  宏沛不知自己附了书海的身,转头不见书海,又想穿墙而出,却让书海直接撞墙倒地,引起骚动。思宜得知书海有玫瑰花过敏症,赶紧向他致歉,书海内心紧张,可表现淡漠,令思宜尴尬,宏沛出现责骂书海,要他不准欺负思宜,书海冤枉要宏沛快离开,思宜却误会书海生气叫自己走,搞得一团混乱。宏沛因为思宜生病住院自己却不能亲身照顾,独自在阳台郁闷想买醉,却不知道方法,书海搞笑洒酒给宏沛喝,两人提及医院撞墙一事,书海忍不住又跟宏沛斗嘴,质疑宏沛陷害自己。公司新品讨论会后,健豪吐露对思宜的深情难以放下,让丽莓难忍怒火。书海从正男那里得知思宜因为放不下宏沛而折磨自己六年,受正男所托,书海带着蛋糕再次探病,不巧撞见健豪纠缠思宜。

  健豪纠缠思宜被书海撞见,思宜有些生气,健豪离去,思宜留住了书海,两人一起吃蛋糕,正南也加入进来,三人相处融洽。解谜社社长向健仁(向健豪的弟弟)与副社长一起观看宏沛被撞视频,希望找到事情发生的真凶。宏沛一早唤醒还在睡梦中的书海,与书海拌嘴,书海好奇追问宏沛不在自己身边时都在干嘛,宏沛表示自己想回家找妈妈,可惜每次都扑空,书海提出陪宏沛去找母亲,但被宏沛婉拒,书海调皮找到招唤宏沛的方法,只要将手表摘下再戴上就能把宏沛叫回身边。向建仁找到神龙帮忙找人,以免去神龙的房租作为交换条件,神龙答应了。书海去找宅男好友们,发现大家都在为明天的联谊敷面膜,笑话他们。第二天,书海准备去联谊,而宏沛依然要去自己的家里等妈妈。

  王书海和宅男好友们仍去了甜品店联谊,未料却遇见径自出院的思宜买生日蛋糕,更撞见向健豪拉住思宜,书海一时冲动上前制止,思宜亦顺势拉住书海,故意对健豪说自己与书海有约,也决定试着忘记宏沛,拉著书海离开。宏沛终于在生日这天等到六年未见的母亲回家,见母亲憔悴,悲痛难抑,宏沛激动的想拥抱母亲,却触碰不到,便跟随母亲来到宠物店,领家里的宠物狗福宝,却也在宠物店碰到健豪。同一时间,思宜拉著书海往宏沛家走,两人莫名被混混盯上,书海为保护思宜被混混打得鼻青脸肿,思宜的包包也散落一地,忙乱间,书海紧急招唤宏沛过来,宏沛抵御混混,令混混慌张得随手思宜的玫瑰水喷向书海,此时,宏沛又附上了书海的身,书海变得十分会打架,并且将思宜从混混手中解救出来,两人奔跑在巷弄之间,思宜困惑,她望著书海,感觉书海像宏沛。当附在王书海身体里的宏沛想告诉思宜,自己是宏沛时,不料却从书海的身体里抽离了出来,也令书海当场晕倒。思宜和正南在家照顾受伤的书海,帮书海大扫除,宏沛站在阳台上看着思宜,想起白天的场景,心里落寞。第二天,书海被宏沛叫醒后,看见家里非常干净,一时怀疑不是自己的家,当知道是思宜帮自己打扫后,见思宜在沙发上睡着,把思宜抱到自己的床上。

  书海看到正南在家里睡着,于是也将正南抱到床上,拉着宏沛慌张从房间里出来,后悔自己在思宜面前形象全无。宏沛告诉书海打架时,他又附上了书海的身体,这让二人都感到惊讶,二人来到打架时的篮球场,宏沛看见书海小心翼翼拿着思宜的玫瑰味香水,笑话书海,书海被激怒,想用篮球证明自己运动神经发达,却不想被篮球反弹倒地。宏沛告诉书海自己控制不住对身体的欲望,担心自己无意识状态下的附身会对书海产生不好的影响,书海则告诉宏沛不用说出来,这样会显得自己很可恶。宏沛告诉书海,自己去找妈妈时,遇到了当年的好兄弟向健豪,宏沛很感谢也很抱歉健豪,被书海吐槽。宏沛拜托书海当自己跟健豪沟通的桥梁,书海直接拒绝却也无法对他说出健豪纠缠思宜之事。思宜病愈回公司上班,健豪请大家吃蛋糕,但思宜看到健豪却选择躲开他。

  书海决定让宏沛自己发现健豪的真面目,故意要宏沛去找健豪,但宏沛执意先去找妈妈,结果仍未在家见到妈妈,遂决定去公司找健豪。思宜和健豪追忆宏沛,健豪对思宜表达了情思,仍遭拒绝,气愤回到公司,当健豪看见办公桌上与宏沛的合照时,生气的将其摔碎,这一切被宏沛目睹,但宏沛并不清楚健豪为何摔照片。思宜在蛋糕店里遇到店长,店长给了思宜一份蛋糕设计的手稿,居然是宏沛6年前为思宜做蛋糕留下的,回家后,思宜拿着手稿边吃蛋糕边伤心流泪。宏沛回到书海的住处,告诉书海健豪摔照片的事,他不明白自己的好兄弟为何会这样,并向书海吐露自己不在的这几年大家都改变了,书海则直接告诉他健豪并不把他当好兄弟。宏沛感慨物是人非,书海安慰他不要钻牛角尖。

  一次印刷失误,丽莓把出错原因归咎思宜,思宜去印刷厂处理并提出辞职。从印刷厂出来后正巧碰到书海,书海也听说了印刷失误的事情安慰思宜,不想被健豪撞见,健豪生气。神龙在上海的红粉知己小龙女来台湾,主要目的是来找神龙,但神龙却避不见面,书海对神龙心知肚明,认为神龙喜欢小龙女,三宅与书海决定帮神龙一把。健豪想让丽莓挽留思宜,结果不能如愿,公司同事发现印刷失误事件有猫腻,传言是丽莓想逼走思宜,正巧被宏沛听见。宏沛找到书海询问思宜发生何事,书海则怨宏沛没有尽到男朋友的职责,宏沛为此伤心懊恼。书海拿出玫瑰花香水猛喷自己,以此让宏沛附身。

  正南和思宜在餐厅提到辞职的事情,思宜向正南说出宏沛在毕业之前给自己做蛋糕的事情,表示自己很想念宏沛,辞职也是自己的意愿,正南想让思宜开始一段新的开始,背着思宜把健豪也叫来了,当健豪来的时候自己却推脱要给书海送东西要先走。书海测试玫瑰花与附身之间的关系,却差点把自己搞得过敏要死掉,幸好正南给书海送老爹寄的快递发现书海倒地不起,及时救了他,经此一事,宏沛不愿再轻易尝试附身,深怕书海会死。思宜离职同公司同事不舍告别,丽莓送思宜离开,思宜希望丽莓能得到她想要的,丽莓也希望思宜忘掉已经失去的。

  书海用记引出神龙,约大家来宅男故事馆,让神龙与小龙女碰面,大家纷纷下赌注,赌神龙到底会不会来,却不想小龙女把向健仁认成神龙,书海也因此大赚一笔。而当真的神龙和小龙女见面时,向健仁却把神龙的名字介绍成杨过。宏沛也来到宅男故事馆找书海,跟大家一起高兴之余,却能感觉到小龙女的异样眼光,小龙女似乎能看得见宏沛,宏沛为了确定小龙女是否真能看到自己,于是决定与书海一同陪小龙女、神龙出游逛街。

  思宜告诉正南自己想去找宏沛,正南劝思宜不要自讨苦吃,宏沛妈妈是不会告诉她宏沛葬在哪的。宏沛想回家找母亲,却目赌了思宜被母亲打,而健豪挺身保护思宜,宏沛这才发现健豪喜欢思宜。思宜回忆凌妈妈当初为了宏沛学业让思宜说服他出国留学的事情,不禁黯然神伤,宏沛的鬼魂陪伴在思宜身边安慰她,但对思宜而言,这种安慰完全不存在。宏沛不断的想起过去不好的回忆,这让宏沛感到崩溃,失去理智……

  书海感到手表异常的发烫而摘掉手表,当重新带上时,发现宏沛现身,但非常虚弱,宏沛休息了一晚后,清晨起床居然惊现黑色的翅膀!但宏沛和书海都没有意识到此事。宏沛为了验证小龙女是否能看见自己,与书海一起和小龙女游玩。书海带神龙到long time ago咖啡厅,并向神龙介绍自己的鬼基友,宏沛在long timeago咖啡厅意外见到思宜,神龙也发现思宜就是书海的女神。小龙女与神龙皆发现书海喜欢思宜,于是邀约了思宜、书海、神龙,希望在回去上海前能与大家一起去坐一起摩天轮,没想到思宜爽快的答应,这让书海感到惊讶,这也让一旁的宏沛惆怅。游乐园里,小龙女告诉思宜要结婚了一事,让思宜觉得小龙女非常的自私,小龙女表示因自己长年卧病在床,因为与神龙约定好,要一起搭摩天轮才来台北,思宜认为如果一开始就是要道别,就不该来,让神龙抱有希望。神龙与小龙女相处气氛良好,让思宜想起了宏沛。

  小龙女找宏沛说话,这才让宏沛知道原来小龙女真的看的到他,小龙女劝宏沛尽早离开书海,否则会害了书海与思宜,这让宏沛一时失去理智抓狂,找了玫瑰花香,附身在书海身上,并亲了思宜,思宜吓到,书海遭掌掴晕倒,书海醒后意识到玫瑰花和打喷嚏是构成附身的必要因素,找到宏沛与其对质为什么自己会被打,书海想到自己大庭广众和思宜亲吻,既懊恼又生气,宏沛也为此深感抱歉。小龙女在离开之际,识破了“杨过”才是真的神龙,和他拥抱说再见。深夜,有个身影潜入书海房中偷走手表,宏沛看到身影很惊讶,但也就此消失。书海一早起床,发现手表不见,四处寻找,却受到信息来到宅男咖啡厅拿自己丢下的手机,不想却被大家知道昨天当众亲了女神。书海以为是正男拿了手表,于是来到long time ago咖啡厅找正男。

  书海去找神龙要手表,神龙告诉他小龙女能看的见宏沛并警告宏沛让他远离书海的事情,书海很生气,认为宏沛与自己的事情,别人无权插手。书海来到long time ago咖啡厅找正南要手表,却惨遭正南教训,撞坏了咖啡厅的植物,思宜闻声赶来,书海想起三宅说他昨晚在大庭广众下强吻了思宜,很是狼狈。思宜递给了书海毛巾,书海正襟危坐,这让思宜忍不住调侃书海。育幼院打来电话,说老爹生病了,书海着急回去,却被正南拦下。向健仁继续追查宏沛车祸的肇事凶手,蹲守凶手家门口,肇事凶手的儿子陆家正发现后,很排斥他,并不小心透露除了向健仁还有其他人再找自己的爸爸。正南告诉思宜,书海的家就是大学时他们做义卖的育幼院,思宜感到神奇,原来自己和书海那么早之前就认识了,两人为育幼院做手工饼干,为了给书海惊喜,决定先不告诉他。向健仁回家告诉家人宏沛案件的最新调查:宏沛的车祸不是意外,而是蓄意杀人!但目前证据不足,只能继续追查。丢了手表的书海回忆自己与宏沛的生活点滴,独自惆怅。

  思宜发现正男藏了书海的手表,不解的问正男,正男告诉思宜,神龙说手表里面藏了一只鬼,综合书海最近的奇怪表现:公开场合亲思宜,拿玫瑰水猛喷自己,一定是被鬼控制,所以她打算把手表丢掉。书海接到育幼院电话,告知老爹生病了,于是书海想回育幼院,思宜与店长、正男一同准备了许多圣诞节礼物要帮育幼院的儿童们有个愉快的圣诞节,思宜主动陪书海回育幼院,这让书海一路上虽然面无表情,内心里却忐忑不已,思宜见到了后坐的“挨揍人”玩具,才发现原来书海的发明都是为了这些育幼院的儿童们。书海与思宜一同回育幼院,这让正男极度不安,巡店过程中正男不小心将王书海的手表掉落在健豪车上,被健豪发现,但健豪却出于私心把表偷偷捡起来没和正南说,反而与正南谈妥载正南回育幼院。育幼院里,思宜开玩笑问书海,有恐高症怎么过育幼院前面的吊桥,书海的反应很大并跟思宜说自己从不过那座吊桥,这让思宜感到有些惊讶。晚上,正南与健豪一起出现在育幼院时,书海和思宜都很吃惊,书海也为此对正南大发火,两人吵架被思宜听到,思宜闷闷走开正巧碰到老爹,两人聊着天,却不想老爹突然晕倒在地。

  老爹晕倒在地,书海和正南停止争吵守在老爹身边照顾,思宜找健豪说事情,挑明自己会放下现在的生活重新开始,但自己和他之间仍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单纯的朋友,否则以后不用再见面。第二天,书海生日,思宜站在吊桥上对书海展开双臂,思宜以为一向有惧高症的书海会不敢过去,但思宜的这举动,让书海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悸动与恐惧将思宜紧紧的抱在怀中,并告诉思宜,28年前的他是在这坐摇摇晃晃的吊桥上被发现的,所以他有恐高症,也很讨厌过生日,因为那是他被抛弃的日子,这个拥抱同时也被正男看到,正南难过的离开,回去在老爹身边默默哭泣。书海在吊桥上站久了依旧摆脱不了对高度的害怕,尴尬的把眼睛闭上,手扶在思宜的肩上,一步步走出吊桥,然而这一切都被健豪看在眼里,嫉妒生气的健豪愤怒的将书海手表丢弃在草丛中。思宜与正南回去后,思宜接下了long time ago店长一职,看着宏沛为自己做蛋糕的留影,对着照片说自己当上了店长,并从包里拿出书海的手表!原来,健豪将手表丢弃在草丛中时,全被思宜看到,思宜重新将表找回。思宜想起正南说戴上这支表可以看见鬼,思念宏沛的她便将手表戴上,睁开眼却没有任何改变,什么也看不到。于是急匆匆找书海,让书海教自己怎么样才能见到鬼,她想见宏沛。书海戴上手表后宏沛出现,见到书海与思宜亲蜜的举止,问书海这是什么状况?书海觉得一切太过刺激,而一旁的思宜狂问书海,是否真大家所说,只要戴上这只表就能看到鬼?于是,书海将宏沛介绍为自己的鬼基友。

  书海跟思宜解释了手表里鬼魂的事情,思宜想借书海的鬼基友传话给宏沛,却小心翼翼问书海,他的鬼基友在不在,令书海和宏沛都觉得好笑。思宜离开后,两人在聊思宜与众不同的地方,“情敌”变故友,两人的交谈也令思宜女神形象全无,宏沛问书海这样的思宜他还喜欢吗,书海则直接跟宏沛坦白这样的思宜令她更喜欢了,宏沛虽然仍然爱着思宜,但因为自己是只鬼,这种爱终究无可奈何。宏沛想起思宜拒绝健豪表白的情景,认为书海追到思宜的可能性更大,而书海一听到健豪的名字就很生气,宏沛把健豪当兄弟,而健豪的所作所为根本就不配当宏沛的兄弟。时光回到2007年,大学时期的宏沛告诉健豪自己对思宜表白,思宜也答应了做自己的女友,同样喜欢思宜的健豪,脸上扫过一丝失望。当作为鬼魂的淩宏沛来到咖啡馆偷偷看望思宜时,也发现健豪在店外观望思宜,过去曾经深信不疑的兄弟原来背地里一直觊觎自己的女友,这让宏沛感觉很糟糕。书海告诉宏沛,思宜接了long time ago店长的位置,周末举办庆功会,要不要去,宏沛则笑说去的话要先把书海一头乱草理一理才行,而当西装革履,摘掉眼镜,变了发型的宅男王书海出现在咖啡厅时,大家都惊呆了!

  变身后,帅帅的书海让大家惊讶不已,而正南和神龙都注意到书海仍带着那支能看见鬼的手表,思宜见到书海忍不住问他的鬼朋友来了没,宏沛透过书海恭喜思宜终于如愿以偿当了咖啡店的店长,这也让宏沛想起自己的车祸,想起以前和思宜的点滴,不禁感叹虽然近在咫尺,但却是最遥远的距离,思宜想认识鬼朋友,但悲伤的宏沛选择了离开拒绝,思宜看不见自己也听不到自己说话,知道了只能徒增伤悲。向健仁和副社长再次来到宏沛车祸肇事者的家,给家正送东西,而家正却躲在家门口的树后面偷看他们,直到健仁他们离开才出来,家正的爸爸发现后问是谁,家正骗爸爸是社会局的人自己已经打发走了,当从爸爸那得知,下午仍然要去医院打扫并且还要见到宏沛妈妈时,家正气愤的同爸爸顶嘴跑掉。宏沛回家探望母亲,不一会健豪也来了,宏沛想起健豪的恶行,再次抓狂,跟着妈妈和健豪上车想知道他们去哪,却不想车子异常失灵,方向盘自己转动,于此同时,书海也感动手表发烫,急忙摘下手表,把宏沛召唤回来。在解谜社,书海向正南和神龙介绍宏沛是自己的灵界朋友,宏沛想让书海告诉正南自己是谁,因为想要请正南帮忙调查健豪,此时,健仁从外面回来,神龙拿出车祸现场的资料,健仁大胆断言宏沛的车祸不是意外而是蓄意谋杀,宏沛得知后情绪大为崩溃,当场爆发鬼的魔力,书海惊慌中喊出宏沛的名字,大家终于知道原来鬼就是宏沛!但书海拜托正南,先不要让思宜知道鬼朋友就是淩宏沛,正南答应了,但必须要告诉思宜,宏沛的车祸不是因为思宜造成的。钟丽莓来到咖啡厅给思宜送印刷失误补偿的钱,坦言失误是自己的幕后操作,并告诉了思宜宏沛的死不是意外,是故意被人撞死的,思宜大为震惊!而回家后的书海通过网上比对资料证实宏沛的死确实是蓄意谋杀后,自己也不敢相信。

  神龙愿意帮助宏沛调查蓄意谋杀的事情,而宏沛也告诉书海小龙女说的,鬼的能力越强代表欲望越强,自己现在可以轻易的毁掉一个人的生命,担心自己会伤害到书海,但书海乐观幽默的劝导化解了宏沛的担心,并亲自陪宏沛打篮球。宏沛要书海调查自己的坟墓在哪,书海表示搜索宏沛的坟墓或塔位一定要找神龙帮忙。两人来到long time ago咖啡厅,书海告诉了宏沛,正南已经把车祸的事情告诉了思宜,因为不想思宜再继续承担宏沛的车祸,不想思宜认为宏沛的死和自己有关,书海询问宏沛为什么思宜会有这种想法,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于是宏沛便把当初妈妈让自己出国和思宜吵架的事情告诉了书海。书海在帮思宜搬东西时无意间闻到了玫瑰花味,打了喷嚏后被宏沛附身,附身后的宏沛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拥抱思宜并同思宜抱歉没有陪她一直走下去,让思宜怀疑面前的书海不是书海,而是宏沛!宏沛从书海身体里离开后,告诉书海自己抱了思宜,惊慌的书海连忙解释,自己其实在和鬼朋友玩大冒险输了,他来这只是希望健健康康不要生病,而后急忙跑回家。宏沛想到思宜和书海忽然觉得自己没有留在世间的理由了,想完便主动消失,再度去探望母亲,发母亲前往医院,自己也跟了去,在医院里,宏沛惊讶的发现,6年前的自己居然还活着,身体竟然躺在医院里!

  宏沛还没从惊讶里恢复,健豪就来到了病房,原来这些年健豪一直知道此事,却没有告诉任何人,难怪大家都找不到自己的坟墓。宏沛试着回到身体里让自己醒来,但试了几次都没用。宏沛妈妈对健豪表示感谢,谢谢健豪照顾她们母子六年时间,健豪表示自己是心甘情愿的,而且自己也当是凌妈妈的儿子,宏沛听到了妈妈和健豪的对话,见妈妈伤心的哭泣自己也难过流泪。思宜去解谜社找神龙问宏沛车祸的真想,书海得知后急忙去咖啡店找思宜,思宜却先于书海离开了咖啡店,情急之下,书海将手表带上把宏沛召唤出来,告诉宏沛思宜要去找神龙问车祸的事情,却不想看到宏沛在伤心的流泪。于是,宏沛便将自己还没死的事情告诉了书海,书海要求宏沛带自己去医院,谁知到了医院后,书海却被保安赶走,没有见到宏沛的身体。凌妈妈在医院的走到里跟一名男子争吵,并口口声声称这名男子为“杀人凶手”,健豪赶到后,将男子带走并私下给了他一些钱,看似两人在做交易!思宜来到解谜社找神龙,想知道事情的真情,但神龙为了保守宏沛的事情,只是轻描淡写的告诉了思宜他们找的资料照片和校园传说而已。从医院出来后的宏沛和书海来到了咖啡厅找思宜。

  神龙、健仁和如甄在解谜社里使用书海研发的人肉软件,搜到了那天在医院里凌妈妈大声骂杀人凶手的人,这个人正式宏沛车祸的真凶陆志勇,也就是陆家正的爸爸!书海与宏沛在long time ago咖啡厅里商量如何同思宜说出宏沛车祸的真相,不过不管怎么样,对思宜来说都是再一次伤害。宏沛再次来到医院,看到妈妈在医院里始终陪着自己,而自己却这么不堪的活着,心里非常过意不去但又无可奈何。神龙告诉书海找到了当年车祸的肇事者,让书海第二天过来一起审问凶手,问他当年为什么要故意撞死宏沛,陆正勇说自己因为小儿子生病着急赶回去,所以才不小心撞死了宏沛,但书海发现陆正勇的行车路径是直接冲着宏沛的,对陆正勇提出了质疑,陆正勇却以新闻报导里说的车速太快控制不住的原因搪塞了过去,正说着,陆家正赶到了,不小心说到了书海和“那个人”一样想把他们赶尽杀绝,书海、神龙和宏沛听到还有“那个人”都有点好奇吃惊,健仁和如甄送走陆正勇父子后,他们三个觉得陆正勇的阐述有点奇怪,案情并不如陆正勇说的那样简单,于是神龙便找出在网上凌妈妈与陆正勇打架的影片,书海不小心对神龙说漏了嘴,神龙也得知原来宏沛并没有死!而且陆正勇还在宏沛住院的医院工作,如果是这样,陆正勇应该知道宏沛还没死,为什他却说自己撞死了宏沛?真想只有一个,就是陆正勇在撒谎!书海决定好好找陆正勇问个清楚。书海来医院找到陆正勇,直接挑明自己是宏沛的好朋友,而且宏沛并没有死,为什么陆正勇却说宏沛死了呢?陆正勇只好说,这是凌妈妈的意思,对外宣称宏沛死了,书海让陆正勇帮忙去病房,自己一定要见到宏沛,于是,书海男扮女装穿上医院保洁阿姨的衣服混进病房,在病房里,书海见到了宏沛6年前未死的身体。

  书海看到病床上的宏沛,百感交集,既高兴又难过的哭了,从病房出来后,陆正勇喊住书海,两人一起在路边摊上喝酒,书海直接说出宏沛的车祸是故意肇事,生气的让陆正勇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但因为喝酒太多,直接晕倒了,由神龙和正南一起送他回家,正南看着书海的醉相,隐约有些担心。第二天书海醒来,宏沛问他到底和谁喝酒喝这么多,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书海骗他只是他自己,而后书海问宏沛这件事情打算如何告诉思宜,并提出由他告诉思宜自己身边的鬼是宏沛,然后宏沛附身再告诉思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着说着书海意识到附身的必要条件除了玫瑰花香之外还要是在自己不知情的状况下,如果自己知道了,那么宏沛便不能附身成功。书海来到咖啡馆,告诉思宜和正南宏沛并没有死,思宜听后激动的跑来医院,正巧碰见凌妈妈,思宜强烈要求要见到宏沛,但却被凌妈妈掌掴,被保安拦在病房外,正南看到凌妈妈把自己的儿子藏在病房六年却对外宣称儿子已经死了,也气愤不过。病房里,凌妈妈伤心的同躺在床上的宏沛说话,拿出刀子想自杀,被书海成功拦住,宏沛担心妈妈的精神状况要留在医院陪着妈妈。而公司里,向健豪又给陆正勇一笔钱,思宜打电话问约健豪见面,见面后却直接给了健豪一巴掌。

  思宜掌掴了健豪后,质问健豪为何要欺骗她这么多年宏沛没死一事,健豪解释是因为不想思宜难过,不想看着思宜守着植物人一辈子,但思宜依然不谅解,健豪激动的抱住思宜承认自己犯错,书海与正南出现,书海拦住了健豪,健豪想打书海被思宜拦住,并表示从今以后不再是朋友。三人回到咖啡厅,正南与书海安慰思宜,正巧神龙给书海发消息说陆正勇自杀了!他的儿子陆家正暂时留在解谜社里。健豪在办公室里喝的烂醉,钟丽莓帮忙收拾,健豪误将丽莓认为是思宜,强压丽莓在办公桌上亲吻她发生关系。正在回家路上的书海,被人电击挨打,并且戴着手表的左手遭到猛烈攻击,手表不但被打烂,手也被打到血肉模糊,书海拼命保护手表,宏沛在病房感到灵体不稳,意识到可能书海需要他协助,于是宏沛找到书海将袭击书海的人打退,神龙赶到书海家,让书海抓紧去医院医治,而书海却执意要先把手表修好,否则宏沛的灵魂没有地方寄托,自己一定要先保住宏沛的灵魂。在宅男咖啡厅里,神龙把书海被打一事告诉正南、健仁和如甄,他觉得书海被打、陆正勇自杀都是故意有人肇事,尤其是宏沛的车祸,陆正勇不是主谋,后面肯定有主使者。办公室里,丽莓醒来后悄悄离开,还在睡梦中的健豪梦到了很多以前的事,他梦到宏沛和思宜因出国吵架,正南劝他和丽莓好好的,不要对好朋友的女友抱非分之想,而家里,爸爸却逼着自己一定要娶丽莓,自己反抗却遭来爸爸的打骂,在噩梦中健豪被惊醒,满头大汗。书海为了宏沛,一边忍着手痛一边修手表,为了修好手表,书海不得不将手表拿下来,宏沛就此消失。思宜来到书海家为书海包扎伤口,并告诉书海自己已经知道,书海的鬼朋友就是宏沛。

  思宜仍不放弃见宏沛一面,凌妈妈不解的问思宜,为何不放过彼此,事到如今,现在来见宏沛又能怎样,思宜向凌妈妈表示,自己歉宏沛一个道歉,这六年从没忘记过宏沛,她每天都活在懊悔与思念中,因为在宏沛发生车祸的前一天,她利用了宏沛对她的爱,逼宏沛出国留学,害怕宏沛因为她留下来,将来会后悔,因为太多害怕,对宏沛说了许多难听的话,把宏沛推开,自己曾经答应宏沛不会让他孤孤单单,却没有遵守诺言。神龙告诉正南书海的手伤非常严重,自己肯定劝不过书海,让正南去帮忙处理伤口,而正南又跑到long time ago咖啡馆,让思宜过来替书海包扎伤口,自己则偷偷躲在门外落泪,这一场景又被神龙发现。包扎伤口时,思宜告诉书海,正南跟自己说了宏沛鬼魂的事情。向健仁回到家看见哥哥健豪在家,告诉健豪宏沛车祸的肇事者自杀了,而且宏沛的鬼魂尚在人间,健豪劝健仁的解谜社赶紧收掉,否则对事情追根究底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解谜社里,如甄想停止对宏沛校园鬼传说的调查,神龙则说,现在想收手也不能了,因为,对宏沛车祸幕后主使来说,现在的书海同当年的宏沛一样,都是幕后主使的攻击目标。手表在书海努力不懈的修理下,终于修好,宏沛也出现了,这让两人的好友情再次升温。病房里,健豪的手想伸向宏沛的氧气罩,正巧凌妈妈进来,健豪则解释想帮宏沛解领口,让宏沛透透气。手表虽然修好,但因为零件毁损的很严重,应该无法撑太久,书海希望能在手表完全坏掉前,能找到让宏沛回到自己身体里的办法。

  书海想让宏沛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两人在一起讨论让宏沛附身的必要条件,结果并无所得,只好决定再次去医院找宏沛的肉体,通过肉体寻找灵感。家正在解谜社里一直同神龙打游戏,如甄和健仁担心家正的健康状况于是拿来家正的包包,想在包里发现家正是否有健保卡,结果却发现了陆志勇留给家正的一封信,信里说有一张U盘要家正交给健仁,但翻遍包也没找到U盘,问家正,而他只顾打游戏并不理睬。正在开车去医院的健豪摘掉墨镜却不小心碰掉了一支U盘,难道这是陆志勇留下的U盘吗?健豪和思宜在去医院的路上争吵,两人情绪激动,健豪不让思宜见宏沛,而思宜却斥责健豪为什么要欺骗大家六年,明明宏沛仍活着。在凌妈妈的授意下,思宜顺利的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宏沛,但多年未见的的思念让思宜伤心痛哭。书海与宏沛在去医院的路上碰到了凌妈妈,凌妈妈告诉书海思宜也来探望宏沛,书海在病房外撞到了思宜,思宜知道书海手表里的鬼魂是宏沛,希望书海帮助她,她想见到宏沛,宏沛希望试着把手表戴在思宜手上,但是书海担心宏沛会就此消失,所以书海与宏沛起了争执,最后还是让思宜试戴了手表,但依然看不见宏沛。病房里,书海再次戴上手表,幸好宏沛出现,于是两人在病房里商量着如何让宏沛的鬼魂回到身体里。

  书海发现正是宏沛的生命体征太稳定,不像自己会对玫瑰花味过敏,所以,稳定的生命体征不能为宏沛附身提供必要条件,病房的保安提醒书海,探病的时间到了。于是,书海和宏沛离开医院来到解谜社,告诉神龙和健仁他们,陆志勇有肺癌晚期的症状,如甄提到陆志勇留给家正的U盘不见了,大家对攻击书海的人也一头雾水,神龙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和凌宏沛有关,询问书海什么意见,书海则直接拎起正在打游戏的家正,家正是陆志勇的儿子,多少应该知道一点内幕,结果遭到家正的强烈反击,什么也没问出来。书海为了能让宏沛与思宜沟通,向宏沛提出附身的建议,宏沛担忧附身对书海的身体造成不好的影响,但书海认为宏沛与思宜的爱情,应该由他们自己解决,虽然自己很宅,但并不是不通世事。宏沛附身于书海身体后,带思宜回到大学时期二人相遇的小木屋,思宜看到书海对自己和宏沛以前的事都知道,执疑书海为何知道这么多事?熟悉的往事一幕幕重演,思宜终于得知原来眼前书海的身体里占据着宏沛的鬼魂!宏沛告知思宜,他占据了书海的身体,并且,自己与书海只有一个人能存活,不能两人同时占据着身体,而且宏沛附身的愈久,书海就愈不容易回来,他想就此占据书海的身体,但宏沛也不断的与内心的欲望拔河,一边同魔鬼的自己斗争,一边告诉思宜,快让玫瑰花味消失,情急之下,思宜将宏沛推向水中,让附身的必要条件——玫瑰花味消失,这样,宏沛才从书海的身体里出来。书海醒来后,知道了思宜与宏沛已经相会,思宜感激的拥抱书海,谢谢书海不顾自己的安危,让宏沛附身与自己见面,而这个拥抱又恰好被宏沛看到。

  宏沛向书海自私占有他身体的事情道歉,书海觉得这种事情压根就不需要道歉,自己不敢保证宏沛一定能苏醒过来,而且宏沛变恶魔时,毕竟一直没有做过坏事。书海向宏沛提出约定,以后不论谁占据了这个身体,都要陪在思宜身边照顾她,一辈子让她幸福。但宏沛对这个约定却反映激烈,他不想因为自己的附身,自己的私欲,对书海造成任何伤害。思宜去医院看望宏沛,不想丽莓也来到了病房,丽莓对健豪隐藏宏沛6年时间很震惊,让宏沛和思宜分开那么久,思宜表示现在已经不想追究是非对错,只要宏沛活着便好过一切。解谜社里,家正从房间里出来,愿意同大家说出他知道的事情,神龙通知书海,书海便使用视讯一起听。家正说爸爸是被人买通的,但是那个人是谁,自己也不知道,而且当自己拿到爸爸遗书的时候,U盘已经不见了,应该是被买通爸爸的人拿走了,只记得是一只银色的U盘。家正说起,有一天晚上他去爸爸常去的面店找他,面店老板告诉他,他爸爸被一个喝醉酒的人打了,这个时候宏沛才知道,书海醉酒的那天晚上不是自己一个人喝酒的。爸爸被打后,还把打他的人背走了,于是家正就沿着一条回家的路找爸爸,正巧听到爸爸同那个醉酒的人说出了宏沛车祸的背后秘密。原来,当时家正的弟弟家宇病重没钱手术,这个时候正好有人出现了,他说只要把宏沛撞伤,陆志勇就可以得到做手术的钱。因为家宇的手术已经推延了两次,对方说只要撞伤宏沛就可以,于是陆志勇便答应了这笔交易。撞宏沛的日子被选在了毕业典礼,但碍于宏沛身边一直有人,陆志勇一度想放弃,正当他想放弃时,宏沛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跑了,于是陆志勇便算好时机,开车撞了宏沛。当宏沛听到这些后,回想到毕业典礼那天同健豪说自己要出国留学,希望健豪在思宜需要帮助的时候照顾她,自己也会找好时机同思宜说要出国留学的事情,然而,这些事情只能成为回忆。在书海家的阳台上,宏沛注意到有人在偷偷观察书海,于是便来到这个人的身边听他讲电话,从电话传出的声音里,宏沛觉得这个人的声音好熟悉。解谜社里,家正继续同神龙他们讲述爸爸的事情,虽然拿到了钱,但是弟弟还是离开了人世,爸爸被送进监狱,自己也被寄养在别的家庭,说着,家正掏出了一部手机,是车祸后自己在现场捡到的爸爸遗留的手机,但时隔已久,手机已经坏了,于是书海决定修好手机。

  健仁接到电话得知爸爸要回家吃饭,急急忙忙收拾东西回去,结果爸爸没在家,餐桌上,健豪对后妈不尊重,以“小三”的名称侮辱后妈,惹的健仁怒火中烧,丽莓劝健豪不要多说,此时向爸却突然回来,听到健豪的一番言论,打了健豪一巴掌,健豪生气的离家一个人漫无目的不知不觉来到凌宅,见到了凌妈妈,泪流满面的健豪告诉凌妈妈,他只是想要回属于他的一切。经过一个晚上的通宵,书海终于把手机修好!通过查看手机信息的电话号码,宏沛与书海想知道谁才是幕后主使。电话打通后,手机里传来的竟然是向健豪的声音!这时,宏沛和书海才知道原来幕后主使竟然是向健豪!宏沛知道了这个消息后,打击太大,灵体不稳慢慢消失了。思宜来到医院看望宏沛,正巧碰到凌妈妈,凌妈妈与思宜聊天,告诉思宜,健豪已经一动不动躺了6年,而思宜还很年轻,应该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健仁在健豪的车上发现了一只银色的U盘,他怀疑这U盘就是陆志勇留给儿子家正的那只。宏沛的灵体消失再出现时,书海却不能第一时间看到,宏沛以为是手表出现了什么新状况,书海告诉他,其实是他自己的原因,此时,正南给书海打电话,电话里一副醉酒的状态,书海和宏沛便来到long time ago咖啡厅,发现正南和思宜都喝醉了,醉酒的思宜说出自己越来越在乎书海的心里线集

  书海把喝醉的思宜和正男安置好后离开。向健豪收到书海用陆志勇手机发来的短信约他陆宅见,蔑视一笑,决定赴约。钟丽莓开车来接健豪,劝他和向爸和好,健豪生气,夺车而去。第二天,书海和沛沛一起去见向健豪,但是想起向健豪的所作所为,书海不想面对。二人刚好路过花店,书海闻到玫瑰花粉后打了一个喷嚏,沛沛附身书海,前去赴约。书海质问向健豪车祸的事情,健豪认出对方是附身的宏沛,说他只是想阻止思宜结婚。宏沛理解这么多年来健豪内心的煎熬,愿意原谅健豪,但是他们的友谊到此结束,希望健豪不要再对生活这么绝望,也拜托他不要伤害王书海。回忆起书海为他做的一切,宏沛发觉自己已经把他当做家人,甚至愿意把思宜托付给他。宏沛给神龙打电话报平安,说他会保护王书海,感谢长期以来大家对他的帮助。突然,向健豪开车飞驰而来,宏沛倒地,灵魂从书海身体中出来,王书海当场昏迷,车祸一幕与当年自己被撞如出一辙。书海被送到医院进行手术,思宜、正男、神龙等人在手术室外焦急等待,不知情况如何。

  向健豪正式被警方通缉,钟丽莓不相信健豪的所作所为,坚持要找到他问清楚。书海手术结束,仍然处于昏迷状态,医生说要观察几天,思宜坐在床边陪他说话。神龙把书海出车祸时佩戴的手表交给思宜,并告诉她当年宏沛的车祸也是向健豪一手策划的,如果书海一直昏迷不醒,宏沛也不会出现了。众人商量之后决定把表戴回书海手上,看宏沛会不会出现,结果令大家失望。晚上,书海的生命体征好转,宏沛出现。凌妈妈来看望书海,为了方便同时照顾书海和宏沛,便让护士帮忙把他俩安排在同一个房间。思宜来探望书海,看到躺在一个病房里的两个男生,泪流不止。凌妈妈想到思宜六年来所受的委屈,不禁心疼,二人释怀相拥,宏沛看到也倍感欣慰。健仁把U盘交给神龙,希望擅长人肉搜索的他能帮忙赶快找到向健豪。Long time ago咖啡店里,钟丽莓仍然为向健豪找借口,说他做出这些是因为家庭原因。思宜反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痛,包括她,包括书海,但是我们不能以这些为借口去做错事。宏沛再次出现,鼓励书海振作起来,不能这样死去。宏沛把自己床边输液的架子打倒,希望自己死去把心脏留给书海,刚好思宜和正男走到病房门口,赶忙按下了呼叫器。医生实施抢救后宏沛生命体征恢复正常。第二天,思宜照例来医院看望书海和宏沛,拿着以前和宏沛的合照发呆时,发现宏沛睁开了眼睛。

  向健豪主动联系钟丽莓,这是健仁早料到的事,司机开车载丽莓去找健豪,还不忘偷偷给健仁报信。神龙来看书海,给宏沛带了啤酒,宏沛打开,想起了自己灵魂跟书海在一起时书海为了让自己喝到啤酒而做的举动。宏沛告诉神龙自己是准备自杀才打倒了输液架,因为书海说过,破绽创造机会,神龙这才明白宏沛是想捐出自己的心脏救书海,对两人的做法感到无语。三宅为了帮助书海快快醒来,把他喜欢的二次元系列动漫都带来了病房,希望对他恢复有帮助。警察找到宏沛,让他指认当年自己车祸的主谋向健豪,宏沛却说中间肯定有误会,神龙对他的包庇行为气愤不已。宏沛告诉神龙,自己内心也不能原谅宏沛,但是为了思宜,为了妈妈,他选择原谅。丽莓在健豪常去的小河边找到他,健豪向丽莓吐露心声,觉得自己做错了,辜负了天堂里母亲的期望。健仁报警,向健豪被捕。医院里,凌妈妈和思宜、宏沛一起吃饭,画面温馨,书海静静躺在床边。宏沛想起与书海的点点滴滴,心里难受,身体也出现反应,为了不让凌妈妈和思宜发现,自己躲到卫生间里。

  思宜开车带宏沛来海边散心,宏沛与她长谈。宏沛觉得一直以来是自己需要思宜,牵绊了思宜,如果当初两人可以都自私一点,分手出国,也不会耽误她到现在。思宜安慰宏沛,说自己以后不会再离开他,不会让他孤单。宏沛把当年两人各自送对方的项链取下握在手里,摊开手掌,项链却不见了。宏沛对思宜说,如果有下辈子,他一定不会再错过,这辈子,就让书海与她作伴。宏沛回到病房里,跟妈妈说自己和书海是在旅行时认识的,自己经常给书海找麻烦,书海却帮助自己很多,希望妈妈对书海也能像对自己一样无微不至。凌妈妈为照顾书海和宏沛,晚上就睡在病房里,宏沛心事重重睡不着,起来给妈妈盖被子,站在书海的床边跟他说话,提醒之前两人的约定,不管谁占有了这个身体,都要陪伴思宜,给她幸福。书海仿佛听到了一样,手指颤动,还流下了眼泪。宏沛突然倒地,凌妈妈起床叫医生急救。思宜和书海牵手出现在海边,书海戴上耳机,手放在心脏的位置,感受宏沛的存在。时间倒回六年前,书海和思宜还不相识,宏沛陪思宜看望小朋友,在抽奖活动中,书海为小朋友抽到了思宜想要的手表,宏沛为思宜抽到小朋友们想要的遥控玩具,宏沛找小朋友交换礼物,回来时三人相撞,被掉在地上的毛线绊倒在一起。原来,这才是三人缘分的真正开始。

  大学里的风云人物,除了学业成绩一直是校园榜首外,也是学校篮球校队的队长,篮球玩的出神入化,在球场上百步穿杨也是他仗义行侠的武器,这么优秀的学生,当然也被大企业网罗,一毕业将有大好的前程等待着他。但恶运却随之而来,在毕业典礼当天,宏沛为了回去拿要送给韩思宜的手表,却不幸发生了车祸死了。

  宅男,在网络上是个名人,现实里却像是个隐形人般的存在。是个机器天才,却老是发明一些怪东西,总是窝在房间里沉迷动漫世界,做热衷的事情可以不眠不休,不喜欢的事情则懒到不行。

  学校校花,与凌宏沛已经交往了一年多,两人因拿错手机而结缘,而且拥有一个小木屋作为秘密基地,两人在那里渡过了许多甜蜜时光,也互相交换定情项链。思宜无时不刻都戴着凌宏沛车祸当天买来送她的手表来追思宏沛,一戴就是五年。这五年期间,她一个人不断努力着,不论受到何种困难与委屈,即使向健豪愿意当她的避风港一直守护她,她也依旧不为所动。过去的她经常露出笑容,活泼开朗,深受男生们喜爱,甚至被票选为校花,但如今的个性却和学生时代完全相反。

  思宜从大学时期至今的闺蜜,虽是个女孩,但人如其名,个性犹如男生般的强悍,与宅男王书海关系很铁。

  1、刘以豪抱怨168公分的陈匡怡太高,鼻子也太挺太大,180公分高的他拍吻戏得歪头借位,简直要落枕。

  整部戏有更优质的视觉效果,全剧采用高规格的电影技术所拍摄,结合全电影的制作班底,加上许多电脑特效,让整部戏的单集制作成本高达450万,成为2015年最受瞩目之年度大戏。

  《我的灵界男友》搭配奇幻热潮,故事内容创新巧思,超越传统偶像剧纯爱模式,让爱情故事不再千篇一律,探索偶像剧独一无二的情节构思。

  该剧以灵界元素连接在一起,并加入当下流行的网络文化,传统三角恋桥段也因此演出了不同以往青春偶像剧的差异化效果。

Power by DedeCms